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logo
031188888155
网上咨询留言
服务项目: 医护养老 | 生态养老 | 痴呆康复 | 临终关怀 | 心理护理 | 医疗保健 | 健康娱乐 | 生活长期照理 | 精神患者托管 | 老年痴呆患者托管
常见疾病: 痔疮肛瘘 | 前列腺病 | 中风瘫痪 | 风湿免疫 | 老年痴呆 | 帕金森病 | 临终关怀 | 心脑血管病 | 颈椎腰腿疼病 | 老年精神病 | 老年精神障碍
热门搜索: 健康 老人 症状 病人 专家
 
 
 
 
 
   
您当前位置:藁城区仁爱养护院 >> 新闻中心 >> 企业新闻 >> 浏览文章

看新时代中国养老如何发展

发布时间: 2020/7/30 10:21:27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佚名 【字体: 浏览:

实现“老有所养”是新时代推进民生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努力方向。智能时代孕育的智能养老,有助于缓解人力资源紧张压力,并对养老模式演进产生积极作用与影响。智能养老还为中国养老产业发展创造了新机会、新动能。

点击浏览下一页


老有所养:事关民生高质量发展的重要问题
 
党的十九大报告进一步明确了“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并强调“增进民生福祉是发展的根本目的”。

然而,由于多方面因素的复杂影响,我国宏观和微观人口结构均出现了不利于更好地实现“老有所养”的变化动向。这不仅直接影响到养老保障基金的收支状况,而且对“老有所依”可依靠的人力资源状况产生了重要冲击,原本国内外流行的“以居家为基础、社区为依托、机构为补充的养老模式”也因此受到严峻挑战,具有专业化效应与规模经济优势的机构养老模式则将受到越来越多的青睐。特别值得关注的是,智能时代的到来、智能养老的兴起,是有助于我们积极应对上述冲击与挑战的。而且,智能养老还能为老龄产业、养老服务业分类协同发展创造新的机会、新的动能,这无论对新时代更好地实现“老有所养”,还是加快推进以人民美好生活需要为导向的高质量发展,都是非常有益的。
点击浏览下一页

 
人口结构双重不利变化:老有所养的新挑战

首先看宏观人口结构的变化。如图1所示,自改革开放以来,我国65周岁及以上人口的绝对数量及其占总人口的比例一直呈持续稳步上升态势,2018年再创历史新高。而15~64周岁的劳动年龄人口,虽然也呈不断增长态势,但是正如图2所示,这一增长态势在2013年达到了顶峰此后便开始连续下降,而其占总人口的比例则早在2010年便已达到顶峰——74.5%,此后便开启了下降通道,到2018年已降至71.2%。宏观人口结构如此变化态势,势必会给新时代的“老有所养”带来较大的冲击。

点击浏览下一页

点击浏览下一页


一方面是老年人口持续上升;
另一方面却是劳动年龄人口和就业人口已开始下降。

这势必会加重劳动年龄人口特别是就业人口的抚养负担,并给经济发展和社会保障带来严峻挑战。

其次看家庭人口结构的变化。
一方面是改革开放带来的经济持续高速增长,使得人民生活水平得到持续提高、医疗卫生条件得到不断改善,人均预期寿命因此也在不断延长,1982年我国人均预期寿命只有67.77岁,2017年已经延长至76.70岁。这意味着家庭里的老人会越来越多,而且可能不止一代;另一方面则是全面二孩政策效应逐步显现,不少家庭将会有不止一个孩子,更何况社会各界还在呼吁进一步放开生育政策。

这两方面的变化,意味着原先的“4-2-1”型核心家庭人口结构,可能要演变成“X-4-2-2”型结构。换言之,年轻的夫妇二人,可能要同时照顾下一代的两个孩子和上一代甚至上二代的多位老人,这给他们带来的生活和工作压力是可想而知的,一些年轻夫妇特别是那些已经成家立业的独生子女在家人生病住院时而出现的分身乏术、不堪重负的状况。

出于成本、情感等多方面因素的综合考虑,通常认为以居家为基础、社区为依托、机构为补充的养老模式是合理可行的,因而国内一些地区提出了“90-7-3”“90-6-4”养老模式。然而,只有一方面要加强居家社区养老模式下专业化配套支撑服务的充分有效供给;另一方面则应给机构养老模式以前所未有的足够重视。这样,才可能有效应对人口结构双重不利变化而造成的人力资源紧张压力,使年轻夫妇有更多的精力用于照顾下一代,并更加专心地投入到本职工作,提高工作效率。

 
智能时代的智能养老:应对挑战的可能方式
 
由大数据驱动与智能革命重新定义的智能时代的到来,孕育了智能养老(Intelligent Elderly Care)这一养老新模式。综合各国各地业已涌现的实践探索,以互联网、物联网、人工智能(AI)等技术为支撑的智能养老:

有的可以节约人力资源,

有的可以提升人力资源配置效率,

有的可以替代人力资源,

有的可以辅助人力资源,

因此,智能养老为有效应对人口结构双重不利变化带来的现实挑战提供了有利条件。而且,智能养老不仅能够减轻人力资源紧张压力,还可以具有多方面的服务功能,这主要取决于技术进步的速度与智能养老开发的方向。从目前来看,智能养老的服务功能与开发方向主要包括五大类。

(1)基础接入类服务,

即通过互联网、通讯终端等方式,为老人提供日常活动类接入服务,比如,为行动不便的老人提供送餐、快递、叫车、跑腿等服务。

(2)疾病诊疗类服务,

主要是利用人工智能、机器学习、大数据、云计算等技术,改善老年人的疾病诊断与治疗条件。

(3)智能护理类服务,

主要通过传感器、可穿戴设备、人工智能等技术与设备,来填补人工护理的缺口,“护理机器人”即是该领域的核心与关键。

(4)智能家居类服务,

主要是在物联网、传感器、处理器芯片等技术的支持下,改造普通家居环境与设施,以适应老人的状况,方便老人使用,提高老人生活质量,如开发智能照明、自动恒温器、水龙头及煤气监测、智能烤箱,等等。

(5)精神支持类服务,

主要针对无人陪伴的老人,支持他们维持良好的亲情关系、社会关系,并为其提供社交休闲、文化娱乐等精神支持类服务,如社交软件、社交辅助机器人、智能语音视频通话系统、智能文化休闲娱乐系统,等等。

 
由此可见,智能时代的到来,智能养老产品与服务的开发与提供,确实可以极大地缓解人力资源需求压力,减轻年轻夫妇的照顾负担。而且,随着智能养老产品与服务开发得越来越成熟,普及得越来越广,使用得越来越多,其成本也将逐步降低,越来越多的普通家庭将能够负担得起、消费得上,原来很多从事智能养老产品可替代劳动的人力也将得到大大解放,社会现代化将因此向前迈进一大步。
智能养老:养老产业发展的新机会、新动能

尽管智能养老对养老模式的影响未必是决定性的,目前看还只是技术层次的,但它确实有助于更好地实现“老有所养”,并为养老制造业和服务业带来新增长点、新发展机会和新动能。

智能养老在国内已经兴起,有的地区与行业甚至还发展得比较快,但从总体上而言,无论是与一些先进国家和地区相比,还是与民众的合理需求相比,都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更不用说,目前国内还存在着明显的城乡差距、区域差距和群体差距等现实问题。因此,我们不仅需要积极学习借鉴人口老龄化程度更加严重的先进国家和地区的有益做法与成功经验,充分发挥后发优势,加快“补短板”进程,同时也要瞄准国内多层次、多样化养老需求,通过政策供给创新与有效激励,全面调动市场主体和社会力量进一步加强自主研发、设计、创新与生产的积极性,不断提升智能养老产品与服务的质量、水平与效能。
 
点击浏览下一页

相关阅读: